• 秦嶺深處的虎躍與神隱

    “豪杰今安在,看青山不老,紫柏長存,想那志士名臣,千載空余憑吊處;神仙古來稀,設黃石重逢,赤松再遇,得此洞天福地,一生愿作消遙游?!?廟內馮玉祥將軍所立石碑的這段話,算是張良一生的寫照。

    秦嶺南坡留壩縣的馬道鎮與留侯鎮,相距僅40余公里?!皾h初三杰”的張良、蕭何、韓信,在這咫尺之遙的兩地,撩開改朝換代的序幕,遺留英雄神仙的畫卷。     

    “若非寒溪一夜漲,焉得漢室四百年”,蕭何月下追韓信的故事,發生在馬道鎮。 “運籌策帷幄之中,決勝千里外”,張良功成隱世的紫柏山,坐落在留侯鎮。

    寒溪依舊流淌,不舍晝夜;紫柏楓葉照樣秋紅,燦若彩霞。如今,韓信拜將臺在漢中市區高筑;張良廟卻在秦嶺的白云生處。

    張良廟內秋色 (馬恒健/圖)

    寒溪思古

    在歷史上,凡是經褒斜古道翻越秦嶺,馬道鎮是必過之處。因此,慣看兵車行的馬道鎮,歷代均設驛站。清初學者張邦伸《云棧紀程》載:“馬道驛備驛馬五十四匹,馬夫二十七人,協濟二人?!比笋R配置如此之多,足見其重要性。

    馬道鎮附近,秦漢的棧道,曾經盤纏于褒河絕壁,明清的石碥道,曾經在山崖蜿蜒?,F代的川陜公路,傍馬道鎮街而過,與之并行的寶漢高速,時而穿山時而飛架。貫通秦蜀的血流之脈,在這里依依相鄰,博動不息。

    學者一致認為,當年韓信“明修棧道”,便是佯裝修復經過馬道鎮的褒斜棧道。

    東西流向的寒溪(如今名樊河),與南北流向的褒河,交匯于馬道鎮北鳳凰山下。一座名叫鳳鳴禪寺的廟宇,坐落在鳳凰山腰。

    鳳鳴禪寺下面的寒溪河邊,有一座簡陋破舊的碑亭,亭內立有三通古碑,刻載著蕭何追韓信的故事。人們相信,這便是蕭何追上韓信的地方。

    這些古碑之中,年代最久遠的“漢相國蕭何追韓信至此”碑,高l.5米,圓額花邊,由清代褒城縣知事萬世漠立于乾隆八年(公元1743年),后又于咸豐五年(公元1855年)由馬道士庶人等重新刻立?!昂節q”碑居于正中,由清代馬道驛丞黃綬立于嘉慶十年 (公元1805年) ,碑高1.1米,圓額直線邊?!肮в浺睾钯R太老爺(仲瑊)新建樊河鐵索橋德政碑”相傳最早由樊噲所建,現在人們看到的此碑,立于道光十五年 (公元1835

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立即登錄

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美熟丰满肥熟妇,扒开她的腿里面流白浆,jealousvue中国大妈